烙上岁月的医书 连通两代中医人

编者按:父亲走后留下的烙上了岁月的医书,成了连通两代中医人的情结。行医的父亲过世后,为缅怀老人,留下点记忆,我也试着写下了两篇文字,一篇记录了我对这位老中医平凡人生的缅怀,情思交汇,感中医之行漫漫,中医人默默无闻之际遇,便写下了《夜漫青纱》的句子。另一篇则是为医院图书馆捐送部分医书,有感而随性写的《“宝贝”的旅途》。

《夜漫青纱》

夜寐无眠意沧怀,

遥寄碎雨弄窗台。

茫茫已无二别路,

云雾又映痩穹乖。

此处何从医人趣,

清幽怎堪任茶凉。

青帐悠然漠天寂,

唯见青丝漫白霜。

2016年11月13日,父亲化作耀眼的火球,带着绚丽的彩虹,超然升空,永不回头,不去管他的人生里小到为生计而奔波,也不去管大到一生追求的中医事业的耕耘,却给我留下了这一捆捆连接两代人的医书。

现在的医学生恐怕只能从描述古代行医者成长的故事里才能找得到过去学医者的影子。记忆中的暑假特别长,炎热把人逼进了巷子里,凉爽的风滑过,一条矮凳,一本熟记的医书,《医学三字经》、《黄帝内经》、《汤头歌诀》…… 带着一分童稚,我囫囵吞枣地一遍遍诵读,空气中弥漫着草药的芬芳,渲染出医者仁心、慈悲救世的切愿……

如今的中医学生是无法体会到我当年“囫囵吞枣”背诵中医经典的感受的,他们只有在进入中医类院校之后才会接触到这些书,学习传授方法也都被现代完整的医学教育体系所代替。他们几乎是想象不出一本书从头背到尾是什么感受,更体会不到背到末尾被咳嗽声打断后,再也记不起背到了哪儿,只得从头开始的感受,到现在,那种“囧态”我仍记忆犹新。记忆中我的暑假就塞满着背医书的味道。“囫囵吞枣”虽不是什么好词,在我们那个背医书入门的学徒时代几乎是必不可少的经历,如同种下了一颗颗中医的种子。长大后,这不动思维的记忆方法对我行医中的临证处方确实是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影响。毫无修饰的医学记忆部分能让我在苦思病症遴选药物中左右逢源,打开记忆,儿时背诵的汤头、药性赋能自动跳跃而出。这就是我为何虽然现在从事专科这么多年,在患者有其他疾病时我往往能很好地辩证并选出合适中医处方的原因。


《“宝贝”的旅途》

父亲将书视为“宝贝”,这是因为他的医学书籍承载着一位医学工作者对本职的无限热爱。他是真正做到了“活到老学到老”,直到他过世前几天才结束应诊,给后人留下了上十万字的医学整理笔记,还将最有效的经验方汇编成了方歌便于记忆,从骨子里渗透出一生悬壶济世、利益后人的医者情怀。用“旅行”这个词,展示了我作为下一代医者理当继承和发扬中医文化的决心和作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中医披上时代的气息,需要我们后人将祖辈们的慈悲众生精神发扬光大,更需要摒弃过去中医世家传儿不外传的狭隘思想,真正让医学广为传播,以利益更多的人。将这些“宝贝”捐赠给医院图书室后,父亲嗜书如命的小故事再次涌上心头,父亲戴着厚厚的镜片没日没夜地书写处方、看书、整理经验的情节历历在目。这些“宝贝”的传递,不仅仅只是简单医书的传递,更多的是传递作为医生应该尊师重道的大义,传递学海无涯的医学漫漫长路之行为。

多少祖祖辈辈医家前赴后继开辟出来的道路,寄托了对中医源远流长的坚定信念,绝不能让中医之道在我们这一代没落!

经过了多年的中医事业没落局面之后,喜逢中医迎来的大好时期。上至国家层面出台的一个个发展中医的政策,下至普通老百姓对中医养生的津津乐道,祖国大地处处吹响了振兴中医的号角,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医人,内心充满着期待。期待父亲的“宝贝”不再是如前那样静静地躺在书架上封尘,而是一次次被学人重新捧在手心;期待再次看到盛夏的走廊上有中医爱好者,领着自己的孩子一同将《医学三字经》、《内经》朗朗上口,摇头晃脑,其乐融融,这该是多美好的一番景象啊!

文字 | 蔡斌

文章分类: 

bottomLOGO.png

地址:湖南省益阳市萝溪路58号

邮编:413002

电话/传真:0737-4424449

qr.png